看门诊次月生效
2020-05-30 19:3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李月峰很犹豫,“这不就是等于说我在挂靠公司‘假就业’,这事儿靠谱吗?”

这个结果让张三勇很困惑,他手里攥着2011年实施的《社会保险法》全文打印版,该法的第五十八条赫然写着:“灵活就业人员应当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

落脚北京,32岁的唐山人丁龙峰收入不错,但美好的生活被没有社保记录打乱了。

41岁的河北衡水人李月峰和爱人在北京市安华桥附近经营了一家汽车修理店。身体不太好,想着以后要时不时出入医院,他们头一回想参加社会保险,有一张“医保卡”。今年3月,李月峰来到居住地石佛营附近的社保中心咨询,得知像她这种没有雇员的个体工商户属于灵活就业人员,无法办理社会保险缴纳。工作人员给她出了个主意:“把‘关系’挂靠在其他手续更全的大公司缴纳。”

在自己的落脚城市,因为没有社保缴纳记录,张三勇的生活“困难重重”。

记者在某互联网网购平台以“社保代缴”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发现多达1200件相关商品在售。随机点进一家排名较为靠前的店铺发现,这家位于深圳、名为“乐乐社保咨询代缴服务站”的店铺宣称,“5元代缴深圳社保,先到账、后收货、安全无忧”,且近30天内已售454件,累计评价多达1400多条。同时,其办理险种包括“综合医疗交养老”、“综合医疗不交养老”、“住院医疗交养老”、“住院医疗不交养老”、“合作医疗交养老”、“合作医疗不交养老”等多种类型,而办理月数可以自由选择“按月交”“3个月”“6个月”或 “12个月”。该店铺的客服人员介绍,当月参保,看门诊次月生效,大病住院要6个月以后才可以用,生育保险连续参保一年后可使用,限深圳使用。

当社保记录“捆绑”生活,生平第一次,张三勇如此希望:“自己的钱能够每月被扣掉一部分”。

自2013年创办以来,他的人力资源咨询公司就一直承接为个人代缴社保的业务。据他介绍,公司会与有代缴需求的客户签订一份代缴委托协议,协议中除了保险内容、缴纳基数和时间起止点以及收费标准外,最重要的是免责声明:“即客户和公司之间不是雇佣关系,不存在劳动关系事实。”而对于客户本人而言,他不仅要负担自己应该缴纳的社保费,还要承担企业缴纳的份额。协议签订后,客户的信息会被挂在某公司名下,与新入职的员工一样申请社保卡,而公司则根据保险内容每月收取100元到150元的服务费。

从事人力资源咨询及社保代缴事务的一家公司负责人沈凡志把这些人群分为了4大类:教练、经纪人、律师等高收入的自由职业者,短期离职或被辞退的员工,全职太太以及小个体户。“其中,第四类人群因为意识淡薄或能力不足,往往要像张三勇一样遇到相关阻碍时才着急要缴纳社保。”

然而,他的社保费却无处可缴。从河南老家来北京近10年,他一直工作比较“灵活”,从未缴纳过社会保险。因为6岁的儿子今年上学,不符合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京上学的条件,因此早在去年5月,就到所住街道的社保中心咨询,却被告知无法以个人身份缴纳社保。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像张三勇一样的网约车司机、翻译、小时工等“有劳动没‘关系’”的灵活就业人员不断增多。据51社保网ceo余清泉介绍,除了天津、长沙、广州等试点改革的城市以外,非本地户籍的灵活就业人员都不能在生活当地缴纳社会保险。

5月19日,北京烈日,张三勇拎着装有各种材料的塑料袋,“一脑门子汗”,被多个机构拒之门外,这个中年男子想知道:“能去哪儿缴社保?”

沈凡志已经有意把代缴社保发展为公司的一项主营业务,“在北京,有这项需求的人群实在是太庞大了。”

在拥有众多外来人口的城市中,社会保险缴纳记录往往和生活权益密切相关。例如张三勇应该拥有最少6个月以上的社保缴纳记录,这是北京市朝阳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上学的要求之一,类似的要求,上海和深圳也都有。

记者致电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热线12333。工作人员表示,网约车司机、淘宝店主这样的灵活就业人员,按照北京市基本养老保险规定(北京市人民政府令第183号)的规定,如果是北京市户籍,可以通过所在街道的社保中心缴纳社保,但如果是非京籍的外省市人员,没有相关文件明确规定其如何缴纳社保,即无法以个人名义在北京缴纳社会保险。

记者看到,这个群的成员已达124人,且不时有“新人”加入。甚至有家长在群里说,回老家办“假离婚”,希望让孩子跟随夫妻中符合条件的一方顺利入学。

在这种情景下,为这类无法异地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人群“代缴社保”,成为商机。

2005年时,就曾经有相关机构预测全国灵活就业人数超过1亿。最新的有关数据是,从北京大学发布的《2015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灵活就业人数占到当年毕业生的20%。

去年11月起,他辞职准备创业,社保断缴了。“之前连缴了8年社保呀。”坐在街边的花坛边上,丁龙峰不停地抽烟。因为不符合“父母双方都要连续缴纳社保”的要求,他的孩子很可能要回老家成为留守儿童,“我每天晚上都要喝四五瓶啤酒,到深夜3点多才能睡着。”他到处“求助”,最近短短两三个月,朝阳区社保中心去了7次,朝阳区教委去了10次,朝阳区信访办去了2次。

沈凡志告诉记者,3年以来,公司的这一业务只是靠朋友间互相传播,即便如此,目前他们已为超过5000人次提供过代缴服务,“人数最多的一次,是去年易租宝倒闭后,我们为400名失业员工及时续上了社保。”

然而,张三勇奔波的结果是,“社保中心、人才中心、街道办事处,所有地方的答复都是缴不了。”

“压根儿没想到社保记录还会影响到孩子上学。”丁龙峰说,像他这种情况的家庭还有很多,为此他们还专门成立了“2016朝阳幼升小社保不合格群”。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wzhui116.cn湖北省洪湖市酝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 www.bwzhui116.cn版权所有